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woc虎牙?!!伤ding啊。

追随?

ooc吧!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他今年二十六吧。他那么优秀,我紧紧跟着他,才能不被淘汰不是吗?不然我的位置是会一直被顶替的吧。我只是,我只是想把他留在我的身边啊。

那扁鹊先生,这就是你出六双鞋去奶李白的原因?

嗯。

李白:????

邻居医生兰×小屁孩兰?(大概吧)

就这么一小段也要ooc嗯!

“木兰,这次麻烦你了。”高母笑着说着还握了握花木兰的手。“每次都要麻烦你,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怎么会是麻烦呢,毕竟邻居一场,邻居之间要互相帮助嘛。”花木兰笑笑,也说了几句客套话。
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下,夹在她们中间被无视的高长恭却闹变扭了。
“其实我也可以不用过来的。发烧吃药就好了。”幼小的兰陵王说着,撅起了嘴。
在一边的高母有点尴尬“哎呀,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快点给姐姐道歉。”
花木兰听见愣了神,后来才反应过来。“等一下,不要这样说啊。医生这个职业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哦。”木兰的嘴角微微上扬。“如果,如果下次有困难的话,也可以过来找我哦。长恭。”说完刮了刮高长恭鼻梁。
“哼。我知道了。”高长恭从鼻子里哼出几个音节,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了。
(其实是懒得写了,不信问星星。)

大概是网游广告吧。大概。

连小段子都脱离不了ooc的命运!

菠萝:屠龙橘子点击就送!
橘子:不,我没有想要去屠龙的想法,而且把人拿去开玩笑不……
菠萝:一刀999级!
橘子:可是我们这里等级上限只有到15级啊。
菠萝:有十几万妹子同时游戏!
橘子:都有对象了。
菠萝:你咋不去飞天呢?!
塔 击杀 橘右京

〔长城守卫队〕是段子,内含ooc。


1.今天也是平静的一天呢。
平静的想打架。
“那么去找一下他们,看看他们在干嘛吧。”
整理衣物后,花木兰得出一个结论。

2.花木兰熟练的悄悄咪咪的摸进铠的帐篷,想要吓他一跳。
没想到被铠撞了个正着。
两人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却听见屋外有脚步声。
花木兰条件反射的躲了起来。
进来的是一个戴面具的人。
【woc这不是小兰吗,他们怎么认识的啊。话说小兰就算是我欣赏的人也是敌对的吧,这么光明正大走进来真的好吗啊喂。】
木兰看清楚来人后,便从屏障后面走出来。
【喵了个咪我刚刚为什么要躲起来啊。搞得像捉奸一样。不对,要捉也是我……】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木兰?唔,铠借我用一天没问题吧。嗯,你好像有事想和我说?”最后还是兰陵王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哈?不是不是。没有关系的。记得早点回来就行。哈。”木兰尴尬的挠了挠头。
“抱歉,木兰队长,下次聊吧。”铠带点歉意的说着。
得到了肯定后就和兰陵王一起走出了帐篷。
“没想到还有你堵不到的人,还要我帮忙。”
“没有,今天只是想和你一起散散心而已。”
【妈耶我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搞起来了啊???莫名感觉被两个人绿了……】

3.又是一个熟练的摸到百里家的两只仔帐篷前。
“嘶,玄策,轻点。好,就这样放开。”
“不!守约!你不要离开我!”
【妈了个鸡这两崽子怎么整天gay里gay气。应该是没有事情吧。】
还是不放心的还是拉开了帐篷的拉链。然后她就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
两双眼睛盯着她看,仿佛会把她盯穿。
“emmmm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小队的队长花木兰感觉。
“我肯定建(捡)了一个假的小队。”
转身想起百里兄弟的动作她打出这么一个结论。

4.“啊,去见见苏烈吧。他最老实了。”在做好心理准备后又去了苏烈站守的位置。
还是熟练的摸到防守点。
“哈哈哈,来干来干!”
花木兰耳边回荡着李白豪爽(魔性)的笑声。
“太白兄站岗的时候怎么能喝酒,不保持清醒怎么能……”
“没关系,没关系。尝一点没关系。”
“怎么可以。”
虽然他们没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花木兰看透了一切。
【md一群死基佬。】

6.然后她就去找了露娜。

搭上面那个假车前面。

信橘。
“我认为你知道。”橘右京垂下眼,“你知道我是喜欢着波罗的。”
手指插入刘海,韩信搭着头,没人看得清表情:“我不知道。”
橘右京紧紧握住手中的刀,几乎是喊出来:“那你现在知道了?”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而又轻声说,“放了我,好吗?”
沉默了许久,韩信抬起头:“不好。”
空气中的暧昧因子越发多起来。
“韩信……你不行啊。”橘右京的脸早已红透,头发被汗水浸湿,搭在不着衣物的背上。
“波……波罗……”

假车,ooc

偏执

“不和我说些什么吗。”马可波罗跟在长发的男人后面,追问着。
“说什么。我们还可以说什么!”橘右京像是忍耐着什么。
是啊,事到如今我们还可以说什么。
“……你为什么和韩信在一起,是下定决心抛弃我?”打破沉寂的,是不应该沉默的甲方。
从身后被人环住。
被迫停住离开的脚步。
马可波罗相信只要坦白……
“我要你爱我,只要你爱我。”就算我从里至外都镀了一次黑。
“你这么想,就是为什么。”隐忍的想法已经被逼的粉碎,脱口而出的是直戳穿慰籍的毒言。
就算以前经常这样,马可波罗可能知道,这次是真的真的闹翻了。
因为他自己的嫉妒,还有偏执。

“哈,哈呼。”面对的是那人架在脖子上的喘息。
断断续续的喘息拉扯着着声带,好似被磨出了茧。
空气开始解冻,渐渐转暖。慢慢都是暧昧的味道。
高潮使弯曲的身体向后翻去,连脚趾也忍不住收拢。
“唔,就是这样,穿透我。”牵引着对方拉开刀与刀鞘的缝隙,让刀尖对向脆弱的腹部,刺破皮肤。
鲜血从腹部流出,是手指所挡不住的伤口。肮脏的鲜血把仟细的手指沾染。
你盲目的用粗糙的手拖住我的脸,用手指拭去我眼角因疼痛溢出的生理盐水。我不想这样的。
盲目的结束这意外的事件。


手指紧紧的握住肩膀,指甲深深的陷入,形成红色的印子。
肩上的力度让他有些疼痛,伸手环住橘右京的颈部。
“让我们开始吧。右京,好吗。”开口在橘右京的耳边厮磨着。
不等他回答就在他的肩上与脖颈留下印记。是他的牙印。
从脖子传来皮肉撕裂般的痛感告诉他,流血了。
“唔,轻点。”

唔,讲故事。
表情包是乱涂的。
ooc习惯就好。
短,短,短。

小橘子在波罗微搂的怀里,捧着一本厚厚的故事书。长发的孩子撒着娇让大人读给他听。

“那个,菠萝。”长发的孩子拉拉工作中的马可波罗。
他很快就回过神了,回答着孩子。
“嗯我在,怎么了?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吗,小橘子。”
“今天能不能不要工作了。我可不可以换你休息一天。”橘右京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慌张。
“可以是可以,小橘子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呢。”马可波罗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被要求休息。
“因为,因为我想你读故事给我听。抱歉,我下次会自己读的。只,只要读三、四、五,五页就好。”有的结巴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说着说着,还掰着自己的手指数起来。
马可波罗看着人儿这样的可爱模样忍不禁的笑起来。
“没关系哦,下次还是我读给你听好了。”
“真真的吗?”还未脱离稚气的孩子抬头高兴的问着。
“是真的,那故事开始了哦。从前有个旅行家…"

别打脸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