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追随?

ooc吧!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他今年二十六吧。他那么优秀,我紧紧跟着他,才能不被淘汰不是吗?不然我的位置是会一直被顶替的吧。我只是,我只是想把他留在我的身边啊。

那扁鹊先生,这就是你出六双鞋去奶李白的原因?

嗯。

李白:????

邻居医生兰×小屁孩兰?(大概吧)

就这么一小段也要ooc嗯!

“木兰,这次麻烦你了。”高母笑着说着还握了握花木兰的手。“每次都要麻烦你,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怎么会是麻烦呢,毕竟邻居一场,邻居之间要互相帮助嘛。”花木兰笑笑,也说了几句客套话。
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下,夹在她们中间被无视的高长恭却闹变扭了。
“其实我也可以不用过来的。发烧吃药就好了。”幼小的兰陵王说着,撅起了嘴。
在一边的高母有点尴尬“哎呀,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快点给姐姐道歉。”
花木兰听见愣了神,后来才反应过来。“等一下,不要这样说啊。医生这个职业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哦。”木兰的嘴角微微上扬。“如果,如果下次有困难的话,也可以过来找我哦。长恭。”说完刮了刮高长恭鼻梁。
“哼。我知道了。”高长恭从鼻子里哼出几个音节,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了。
(其实是懒得写了,不信问星星。)

大概是网游广告吧。大概。

连小段子都脱离不了ooc的命运!

菠萝:屠龙橘子点击就送!
橘子:不,我没有想要去屠龙的想法,而且把人拿去开玩笑不……
菠萝:一刀999级!
橘子:可是我们这里等级上限只有到15级啊。
菠萝:有十几万妹子同时游戏!
橘子:都有对象了。
菠萝:你咋不去飞天呢?!
塔 击杀 橘右京

〔长城守卫队〕是段子,内含ooc。


1.今天也是平静的一天呢。
平静的想打架。
“那么去找一下他们,看看他们在干嘛吧。”
整理衣物后,花木兰得出一个结论。

2.花木兰熟练的悄悄咪咪的摸进铠的帐篷,想要吓他一跳。
没想到被铠撞了个正着。
两人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却听见屋外有脚步声。
花木兰条件反射的躲了起来。
进来的是一个戴面具的人。
【woc这不是小兰吗,他们怎么认识的啊。话说小兰就算是我欣赏的人也是敌对的吧,这么光明正大走进来真的好吗啊喂。】
木兰看清楚来人后,便从屏障后面走出来。
【喵了个咪我刚刚为什么要躲起来啊。搞得像捉奸一样。不对,要捉也是我……】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木兰?唔,铠借我用一天没问题吧。嗯,你好像有事想和我说?”最后还是兰陵王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哈?不是不是。没有关系的。记得早点回来就行。哈。”木兰尴尬的挠了挠头。
“抱歉,木兰队长,下次聊吧。”铠带点歉意的说着。
得到了肯定后就和兰陵王一起走出了帐篷。
“没想到还有你堵不到的人,还要我帮忙。”
“没有,今天只是想和你一起散散心而已。”
【妈耶我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搞起来了啊???莫名感觉被两个人绿了……】

3.又是一个熟练的摸到百里家的两只仔帐篷前。
“嘶,玄策,轻点。好,就这样放开。”
“不!守约!你不要离开我!”
【妈了个鸡这两崽子怎么整天gay里gay气。应该是没有事情吧。】
还是不放心的还是拉开了帐篷的拉链。然后她就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
两双眼睛盯着她看,仿佛会把她盯穿。
“emmmm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小队的队长花木兰感觉。
“我肯定建(捡)了一个假的小队。”
转身想起百里兄弟的动作她打出这么一个结论。

4.“啊,去见见苏烈吧。他最老实了。”在做好心理准备后又去了苏烈站守的位置。
还是熟练的摸到防守点。
“哈哈哈,来干来干!”
花木兰耳边回荡着李白豪爽(魔性)的笑声。
“太白兄站岗的时候怎么能喝酒,不保持清醒怎么能……”
“没关系,没关系。尝一点没关系。”
“怎么可以。”
虽然他们没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花木兰看透了一切。
【md一群死基佬。】

6.然后她就去找了露娜。

搭上面那个假车前面。

信橘。
“我认为你知道。”橘右京垂下眼,“你知道我是喜欢着波罗的。”
手指插入刘海,韩信搭着头,没人看得清表情:“我不知道。”
橘右京紧紧握住手中的刀,几乎是喊出来:“那你现在知道了?”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而又轻声说,“放了我,好吗?”
沉默了许久,韩信抬起头:“不好。”
空气中的暧昧因子越发多起来。
“韩信……你不行啊。”橘右京的脸早已红透,头发被汗水浸湿,搭在不着衣物的背上。
“波……波罗……”

假车,ooc

偏执

“不和我说些什么吗。”马可波罗跟在长发的男人后面,追问着。
“说什么。我们还可以说什么!”橘右京像是忍耐着什么。
是啊,事到如今我们还可以说什么。
“……你为什么和韩信在一起,是下定决心抛弃我?”打破沉寂的,是不应该沉默的甲方。
从身后被人环住。
被迫停住离开的脚步。
马可波罗相信只要坦白……
“我要你爱我,只要你爱我。”就算我从里至外都镀了一次黑。
“你这么想,就是为什么。”隐忍的想法已经被逼的粉碎,脱口而出的是直戳穿慰籍的毒言。
就算以前经常这样,马可波罗可能知道,这次是真的真的闹翻了。
因为他自己的嫉妒,还有偏执。

“哈,哈呼。”面对的是那人架在脖子上的喘息。
断断续续的喘息拉扯着着声带,好似被磨出了茧。
空气开始解冻,渐渐转暖。慢慢都是暧昧的味道。
高潮使弯曲的身体向后翻去,连脚趾也忍不住收拢。
“唔,就是这样,穿透我。”牵引着对方拉开刀与刀鞘的缝隙,让刀尖对向脆弱的腹部,刺破皮肤。
鲜血从腹部流出,是手指所挡不住的伤口。肮脏的鲜血把仟细的手指沾染。
你盲目的用粗糙的手拖住我的脸,用手指拭去我眼角因疼痛溢出的生理盐水。我不想这样的。
盲目的结束这意外的事件。


手指紧紧的握住肩膀,指甲深深的陷入,形成红色的印子。
肩上的力度让他有些疼痛,伸手环住橘右京的颈部。
“让我们开始吧。右京,好吗。”开口在橘右京的耳边厮磨着。
不等他回答就在他的肩上与脖颈留下印记。是他的牙印。
从脖子传来皮肉撕裂般的痛感告诉他,流血了。
“唔,轻点。”

唔,讲故事。
表情包是乱涂的。
ooc习惯就好。
短,短,短。

小橘子在波罗微搂的怀里,捧着一本厚厚的故事书。长发的孩子撒着娇让大人读给他听。

“那个,菠萝。”长发的孩子拉拉工作中的马可波罗。
他很快就回过神了,回答着孩子。
“嗯我在,怎么了?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吗,小橘子。”
“今天能不能不要工作了。我可不可以换你休息一天。”橘右京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慌张。
“可以是可以,小橘子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呢。”马可波罗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被要求休息。
“因为,因为我想你读故事给我听。抱歉,我下次会自己读的。只,只要读三、四、五,五页就好。”有的结巴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说着说着,还掰着自己的手指数起来。
马可波罗看着人儿这样的可爱模样忍不禁的笑起来。
“没关系哦,下次还是我读给你听好了。”
“真真的吗?”还未脱离稚气的孩子抬头高兴的问着。
“是真的,那故事开始了哦。从前有个旅行家…"

别打脸自己人。(;

bad1(纵火犯主线2


“啧,被发现了。”在火海中翻滚的人是周瑜,这火是他放的,也害惨了他。
燃起的火焰发出明亮的光,好似欲把黑夜照成白昼。
这无可避免的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



狼狈的奔出火海的范围,还没能叹上一口气,就听到脚步声。
声音并不是杂乱的,而是清晰整齐的。
“不是平民,那么就是,警察…”周瑜心里一惊,以他现在这刚从火海里出来的模样,大概是多不过去了。
不被发现?怎么可能。
在大火中被烟呛了几口,鼻子也有点发酸。他并不觉得可以再这样狼狈的情况下躲过警察的搜捕。
“只能到这里了吗…”
“话说为什么,我要帮诸葛办事啊。”
“因为他可靠吧?说笑吧……”像是自嘲的笑笑,脸上的灰让他更像一个后悔的人。



“我看到纵火犯跑去那边了!大家从这边绕过去抓他!他受了伤,应该跑不快。”蓝发的警察跑过来,对寻找犯人的警员们发下命令。
“是!”明显警员整齐,不带质疑的回答让他很受用。



“墙后面的小老鼠是谁呢?”那人的声音带着戏虐的响起。
人已经走光了,大桥的桥墩下仿佛响起回音。
这样的声音听着只会让他被羞辱了一般。
周瑜不想吭声,他也没力气了。现在只想休息,好好喘口气。
他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
“让我猜猜看,不会是公瑾吧。”真的像开玩笑一样。
“闭嘴,诸葛。”
“还真是你啊,我出来散个心就遇到你了,真巧。”
“呵,纵火者燃起大火,还有人有心情散步。”诸葛亮隐隐约约的嘲笑,让人火大。
语毕,便没有了下文。
“……不是说今天巡逻的人多吗,为什么不待在我家。”横抱起周瑜,出乎意料的轻。“你腰上的伤还没好。”
“唔,混蛋诸葛。”浑身没有力气,只能哼哼两声就昏去。



按下快门,咔嚓一声清响后,就映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是诸葛亮怀里的周瑜,也只有周瑜。
“周瑜大人,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他是谁呢。”
“还有一只小老鼠啊,又见面了。”诸葛亮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大桥的栏杆边上。
被发现时的莫名恐惧让她跑起来。
中途一本相册从她的手中滑落。相册被捡起,打开看看,里面都是周瑜的照片,只有他。


周瑜醒来时在一个昏暗的屋里。
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又是这样。”喃喃了两声后便无聊的放空思绪,等待着那人的到来和指示。
有时候他真想就这么死去。




好想有点短,嘛,加个段子。
“还有一只小老鼠啊,又见面了。”诸葛亮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大桥的栏杆边上。
周瑜:去你的老鼠!我家小乔是兔子!
小乔:信不信我一扇子你就死了。
周瑜:话说你们见过了?
小乔:。。。。没有,没有。

是不是很烂!是不是看不懂!是不是很多地方伏笔没明白!
嘛,纵火犯着段大概也结束了。嗯,写菠萝和橘子的故事去了。

《bad》1(纵火犯主线

(我设定发了吗?没发?)
(大概ooc)

“博士,最近的新闻看了吗?关于那个纵火犯。”身旁被蓝色长袍覆盖全身的男人说着,说着还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范海辛,我说过了不要调侃我。我不看那种无用的新闻的。”被称为博士的人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就像只是吃饭时的闲谈一样平淡。
“嗨呀,这样都可以听出来吗?”明明是吃惊的语气,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惊讶的表情。“嘛嘛,这次你听我讲就好了。”

“那个纵火犯光烧恶人。w市又被那个纵火犯烧掉了一个角啊,一个脏乱的地方。那些地方聚集了很多犯罪了的人,是警察才知道的。那么纵火犯怎么发现那里的呐?真不愧是纵火犯啊……"



“小乔你怕什么啊,有我管着你,没人敢对你下手的。”粉丝长发的少女笑着对身边的伙伴说着。
“可是,可是香香……我就是看看周瑜大人的样子。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吧。”被叫做小乔的女孩眼神躲躲闪闪,可能她也不明白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吧。
“我要说你勇敢才对吧,要去看那个纵火犯……”粉发少女开始自说自话
“周瑜大人才不可怕呐!他很温柔的!我就是我就是……”
没想到会被打断话语,稍微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
“什么嘛,小乔你家周瑜大人就是温柔辣,我呐。”
“香香你,你也是温柔的人。就是温柔的不太一样。”

在两位少女闲谈时,已经有位先生站在他们转角的墙后,无声无息的出现,故作惊喜。
“大小姐。”先打个招呼吧。
“呦!教父,你还是这么准时。”大小姐倒是不客气的回应。
“小姐这次也是,您旁边的这位,大概就是您长提的乔小姐吧。”眼光瞟过白发的少女。“我想这里并不应该出现这种干净的女孩吧。当然着也是我的猜测。”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
“我,我是…”那人的话语不知道得怎么接才好。
“喂喂!刘备,不要欺负我朋友啊。”显然她对这个朋友是上心的。
“是是,香香。那个人转去13号房了,不要迷路了。”笑笑给出情报。
“怎怎么会。”孙尚香已经不满的吵起来。
“好好。”随意的搭两句。
“喂喂!你太敷衍了!”喊话后却没有得到回复。

“小乔就是这里了,你真的想看他?”孙尚香嘀咕着,她真不知道一个纵火犯魅力可以这么大。
“我想看,我想去见见他!”
“那把握好这次机会吧,机会不多,下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虽然不忍心,可是还要好心提醒。
“嗯,我知道了。”

门被打开了,黑暗被陷进了光明中。
床上的人面色惨白,明显失血太多。
在黑暗中躺下以及是一天前的事情了,还没有适应明亮的光线。
“抱歉,周瑜大人,我不知道您在休息。”小乔的语气中都是自责。
听声音可以知道这个女孩心里到底多难受。
“小乔?没关系,我也应该醒醒了。”红发男子也礼貌的回复。



“大概就是这家咖啡厅了。”周瑜握着一封信,地址来自一个警局。
果然,在推开店门后就看到了那个蓝发的人。
“还好吗?公瑾。”那人似笑非笑的说着,不知道是关心还是调侃。
“拖你的福,好的很。诸葛亮。”至少没死不是吗。像是自嘲的回应。
“进入正题吧,这次是这个地方。”诸葛亮脸上没有了标准性的笑容。
“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吗。”他是不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和某个混蛋警察呼吸同一片空气。
“公瑾,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今天巡逻人增加两倍。”说出让气氛严肃的情报,桌子那头的人却不紧不慢的拿起咖啡,好像在聊什么天气一样自然。
“……"周瑜走出了咖啡厅。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呢。会面了解要杀的人,了解警察们的动向做防备。
好像醒来就已经这样了,像是老了几十岁。


“周瑜大人,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你的烦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