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假车,ooc

偏执

“不和我说些什么吗。”马可波罗跟在长发的男人后面,追问着。
“说什么。我们还可以说什么!”橘右京像是忍耐着什么。
是啊,事到如今我们还可以说什么。
“……你为什么和韩信在一起,是下定决心抛弃我?”打破沉寂的,是不应该沉默的甲方。
从身后被人环住。
被迫停住离开的脚步。
马可波罗相信只要坦白……
“我要你爱我,只要你爱我。”就算我从里至外都镀了一次黑。
“你这么想,就是为什么。”隐忍的想法已经被逼的粉碎,脱口而出的是直戳穿慰籍的毒言。
就算以前经常这样,马可波罗可能知道,这次是真的真的闹翻了。
因为他自己的嫉妒,还有偏执。

“哈,哈呼。”面对的是那人架在脖子上的喘息。
断断续续的喘息拉扯着着声带,好似被磨出了茧。
空气开始解冻,渐渐转暖。慢慢都是暧昧的味道。
高潮使弯曲的身体向后翻去,连脚趾也忍不住收拢。
“唔,就是这样,穿透我。”牵引着对方拉开刀与刀鞘的缝隙,让刀尖对向脆弱的腹部,刺破皮肤。
鲜血从腹部流出,是手指所挡不住的伤口。肮脏的鲜血把仟细的手指沾染。
你盲目的用粗糙的手拖住我的脸,用手指拭去我眼角因疼痛溢出的生理盐水。我不想这样的。
盲目的结束这意外的事件。


手指紧紧的握住肩膀,指甲深深的陷入,形成红色的印子。
肩上的力度让他有些疼痛,伸手环住橘右京的颈部。
“让我们开始吧。右京,好吗。”开口在橘右京的耳边厮磨着。
不等他回答就在他的肩上与脖颈留下印记。是他的牙印。
从脖子传来皮肉撕裂般的痛感告诉他,流血了。
“唔,轻点。”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