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贪婪的火舌舔食着血迹斑斓的沙土,硝烟下好像埋藏着白骨。
过奇怪的是与在荒凉的地方飞出蝴蝶,穿过零星火光,附在血迹上,开出一片湛蓝的花团。
硝烟经过的地方,有两个人。
“我不是坏人,我不是,唔。”
黑衣的青年明明昏在那位贤者的肩上,却哭泣起来。好像只有豆瓣大的雨点打湿了他的衣襟。
那位贤者用手指轻轻撩开青年额前被泪水沾湿的碎发,把唇印在他眉心。
“好,你不是。”以哄孩童的姿态将青年揽入怀中,轻拍着他因啜泣而颤抖的背,渐渐靠近他的耳边,“你还是那个善良的你。”
“坏人,我来做就好了。”

“贤者大人,我感觉”,咽了咽口水,“感觉有人扯我的衣领。会不会是……”怀中的人已经泣不成声。
伸手向他身后的空间抓去,好像紧紧抓住什么,紧紧拴住,张开手指,指尖却没有一丝秽物的只染。
“没有人哦,怎么了?”脸上还是沐面春风的笑。
“我好像听到太白他们的声音了,他们是……要来接我走吗?”
“不会哦,小鹊会一直在我身边。”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