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焚琴檀香。(花吐症)


喉间一阵剧痛,看着指尖淡蓝色的花瓣,看是染上常日被人经常提起的花吐症了。
是乔吗?正像她的性格呢,坚强的天真的。
又不像,真的是她吗?
风吹落了花瓣,又让它在空中起舞。
追着赶上去,想接住它。等等未出口,喉间又一阵令人窒息的痒。
暗恋,真的很痛呢。说出来会不会好受一点呢。
可是,这份心情是真的不错。


“孔明,你知道,我不喜欢随风逐流。所以。”
“所以?”明明知道答案,却要人亲自说出口,真是恶性趣。
“你可以治好我的,对吧。”就算不情愿这样以请求的样子展现在他眼中,但是已经没办法了。
“不一定哦,公瑾。”一个戏虐的笑印在这个处事不惊的人脸上。


屋内,蓝发的人焚香弹琴,红发的躺在床上。
是惨白的脸色。
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却没有一点红润起来。
直到床上的人停下了呼吸,蓝发的人好像没有一丝惊讶的。
勾起嘴角笑笑。
“公瑾,这步,你可是猜错了。”
“孔明我,可是很喜欢你呢。”
直到床上的人被淡的没有颜色的花朵掩了面。


在我这里倒下,是不是说明你的心就在这里了呢。
真好呢,只是我一个人的。


何时听闻,吴国都督下葬时,没有棺材,没有心爱的人,只有透蓝的花朵,梨花木的琴,烧过半的香,皎洁的圆月,成了线的雨点。本好像还有一名男子和一把点了墨的羽扇,但现在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