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海妖预告(囚禁play)

在以前出国旅游时,秦缓好像在经过墨西拿海峡的海岸线时听到了美妙的歌声。
等清醒过来时,旁边的人都好像是一瞬间变成了白骨,是海妖吗?
不知道像是吃饱了,还是没胃口,或是特地放了他。
反正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它也逃不掉了。

他用蜡封住自己的耳朵,一直等待着它的下一次觅食。
悄悄抓住它的头发,把针筒刺入它的脖颈,一点点就好,一点点就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有了意识,或许是刚被造出来的时候,或许就刚刚。
我知道面前的那个与自己样貌无差的男人,口中不停念叨什么。
他说:“我爱你。”但是我知道,他是透过我看另有个人。
可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他。
可能是他的人格魅力,可能是他的专心致志,也可能是他的甜言蜜语。






嗷,名字怎么取。
这个,不算变态对吧。

@画人难这个太太的梗搞事。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