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欢迎来的庄周老师的DJ时间

今天忘记搞事了。

“太太,太白!子休他,他……”平时冷静的人现在却是一副惊慌的模样。
“子休他怎么了?”看着同伴出了状况,李白怎么会不顾。
“你”,没有说我就已经泣不成声了“算了,你可以跟我来吗?”
带着请求的语气在这个人口中还是平常听不到的,李白这样想着,便答应下了请求。
用将进酒赶到了医师说的同伴遇事的地方。
“小医师,我没有看错吧……”
“不,应该没有。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你飞舞的裙摆 它让我热血澎湃。我每夜都期待 ,期待你的电话过来。越想越不明白 ,生活变得更加精彩。原来我一天一天 ,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子休他应该是被高渐离附体了。公然耍流氓X。”
“不是,我说啊,子休……”
“你正在说着什么我很模糊,只有好音乐让我听得清楚,言语从这里开始失去作用,只有节奏感能够互相接触。”
“那好,我也。”
“等一下!你要干嘛?!!”
“我想对你说 baby...I Like you,我想对你说 baby...I miss you,我想对你说 baby...I love you,我想对你说 baby...I need you。”
“不要以为会几句英文就了不起了!”
“……………md鱼酒药三人组要完。”
“阿缓!你记得以前我们组成的『醉生梦死の药』这个组合吗?那段时光正是美好啊。要不是你以前比较羞涩,说不定现在我们就名声远扬了。”
“不,我不羞涩。而且,只要你们再吵下去,你们真的会‘名声远扬'的。”


“好了,现在没有事情干,我们就来采访一下事故周边的居民们对这件事的看法。嗯,韩信先生,对这件事情,你有没有想说的呢?”
“有!我认为这样鲲就可以一直在我身边与我以前快乐的玩耍X,为什么!为什么!鲲也在上面?!”
“抱歉,这个我也不知道。”
“子房!你看我!”
“人与人的头脑……”
“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尤其是这些zz。”
“原谅我一生放浪不羁爱阿缓,checkit~~~now~。”
“抱歉,请允许我拒绝。”





欢迎来的“庄周老师的DJ时间”
高渐离还有三秒钟到达房间,请做好准备。
“来,听子休,替对面奏响离歌。”
“不要抢我台词!”
“鲲!咬他。”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