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清楚》(庄扁、微白信)

1
前桌的同学恋爱了,对象好像是那个人气很高的课代表。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开始关注他们。
大概是因为他在人群中格格不入。
我和他是一样的在人群中别具一格。
不同的是,我放弃了反抗,而他却在努力的融入人群。

他拨开一片片人海找到我,问我。
“如果有了喜欢的人,我应该怎么样?”
我笑了笑,回答他。
“你要学会遵从自己的心声。”
他似懂非懂的应了我一声,随后又问了我一句。
“你知道我喜欢谁吗?”
当然知道了,小傻瓜,那么明显谁看不出来啊。
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我“嗯”了一声。
他仿佛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微微的皱了皱眉,却没有任何动作。


我们班级参与的是一个话剧表演。
看课代表的修改应该是个悲剧结尾的故事。
从两个人在舞会上认识,心挂在互相的身上,到决定终身。
公主和骑士终究不能在一起。
骑士被国王排到遥远的东方斩杀恶龙。
临走前骑士留下一句话。
“再见了,我的爱人,我必须要走了,不能再犹豫。我不是不会回来,直到我斩杀了恶龙。”
恶龙这么强大,公主何尝不知道,他的骑士回不来了。
但是她还在等。

2
“可以请你陪我做个戏吗?”
“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但是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

“那个,子休能帮我个忙吗?”
“我想和他合作出演我们班的话剧。”


3
一场话剧过去后,他们确定了关系。
我却看到那人的身边时常伴着另一个关系亲密的人。
有必要告诉他吗?
不用吧。不会相信的吧。
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4
我什么时候开始注意那个孩子呢?
从他的初恋开始,坚持了半生吧。
看着他从暗恋到初恋,又到失恋。从一个甜美的哑剧变成了热闹的喜剧,最后已悲剧结尾。
很可怜呐,这样的事情我也经过一遍。
那个罪恶的男人对他说着甜腻的谎言。
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襟,眼眶里徘徊的眼泪终没有落下。
我还在想,为什么他不把这个谎言圆起来,我知道他这种生在欺骗里的人可以骗过任何人,尤其是这个稚嫩的孩子。
是谎言也好啊。
或者说着:“再见了,我的爱人,我必须要走了。”
是个坚强的孩子,比我坚强多了。
被浸泡在雨水中的他,已经开始双臂打颤了。
是没带伞还应该去是心情太失望了。他本是镇静的人,现在却显得慌乱。
我觉得我去揽住他的,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我想,我也这么做了。
我把手压在他打颤的双臂上,示意他冷静一下。
不知他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在突然的情况下懵了。冷静了下来。
“没关系,你还有我呢。”我这样对他说。
说完我的手传来阵痛。我抬头看他。
是他把我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像只受惊的兔子。
他的无神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好像看到了一个支援点。
“……嗯。”颤抖的双唇好久才抿出一个字。
在雨水中,“他”拜托我,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撇去。
被雨打湿的恋人脸上都是上帝的泪痕,像是大哭过一场。
我的伞掉了。

5
我以为站在阴影里的我已经隐藏的够深了。
没想到,后面还有人看着我们。
短发的男人环住长发男人的肩。
把手指向雨中的我们。
“看,他们甜蜜不甜蜜。”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