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海妖》(3?)

我的意识里没有时间观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习惯了你不在身边。

你又出现在我面前
我犯了病似的扑过去,挣断铁链,手脚被勒得通红。
但我注意不到这些。奋不顾身扑在你的身上。
将自己的嘴贴在对方的嘴上,也不管他可能把我推开,推出世界,在他的口中吸嚅起来。想要把那充满谎言的嘴,用尖锐的牙齿撕裂,在血液流出的时候停下。
已经这样了,要不更进一步?
我却发现,没有这个勇气。打狗还得看主人。
我认为你绝对会把我推开,推得远远的。却没有想到你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反抗我奇怪的举动。
我刚想露出一个得意的神情,我突然明白了。
你没有任何举动,连个看待垃圾的眼神都没有留给我一个。
长期没有剧烈运动,过激的动作好像用尽了力气。
我的视线变得模糊,意识开始麻木,耳朵,听不到了。


“情绪又激动了,又失败了啊。哎呀,铁链断了,刚好,所有东西都要换要成新的。”
没注意到的是博士手上有个盒子。里面发出不停跳动的“咚咚”声。





我还是这么短。。。我发现我好久没有发过文了。。。


下面来自我的吐槽。
海妖鹊:“wc!我以为我拓描的还是个替身诶!原来我连替身都不是吗!?”
范海辛:“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死了还是死了!??”
梦中子休:“我真的只是在梦中约会(?)的啊?就是有烂摊子的时候把我遛出来嘛!?”
博士鹊:“我真的有这么变态?。。。”

评论(10)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