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策瑜#(化东风梗)

不是想像中的阴暗潮湿,是个闭眼后来到的地方。
不远的地方有种红色娇美脆弱的花朵,开满了河的两岸。
衬着红衣的也是这么红的发丝,那是那人说看得让人欢喜的。
“欢喜?那便留着。”记得之前是多么潇洒的回答。

“这是?地府吗……”
“哎呦呦,你看,这是不是周美郎啊,他长的多俊俏啊。”
远处人群的喧闹好想是不存在的,又安静下来。

他还在吗?
愣了许久,身后的人都开始催促了,才再次启动脚步。
走走停停,终于越过了那条一会翻腾一会又重归平静的河。
看似不长,又好像过去了一生。

桥的尽头有位老者,脸上的无神看出她是位孤孀。
她就在那里,分发着汤药,她的那口锅好似无底的,断了几代几世的情缘。

旁边站着不计其数的小鬼,找了个解心中的疑问。
那小鬼看着机灵,却也是有礼。
“请问,江东故主孙策可有投胎转世?
“先生怕是这位的挚友吧。那位先生等到第八年,投了。”
“投去哪里了?”
“投成一股东风了,先生你是不知道……”


“那日,本是不可能有东南风的。”听到这边的对话,老者叹息起来。“白白浪费一次转世的机会,何苦呐?”
要知道,魂魄可不是无穷的。

两年前的那天?原来是那天啊。
这次他冲动了啊,明明可以不管的。
不知怎的,泪珠就从眼眶滑出。攒了许久了的。

“可是周瑜,周美郎?”许久,老者打破了宁静的空气。
“正是。”
“两年前,有人拖我告知你一句话,他说,
‘微风乍起,就是我在你祈祷你一生安好。'
你可以喝下这碗汤了,忘了这世,转世。”

“他等了我八年,我等他一时不是也不可。”
话音刚落,男子的衣角便被风卷起。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