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里蜉蝣声

沉迷ooc无法自拔,不要管我了。

《多余的口信》-水果组(微甜稍苦)

《多余的口信》-水果组(微甜稍苦)

好久没有发东西了,来混一波糖。
这是我家菠萝留下我一个人后我的抱怨。
所以,ooc大概。小学生文笔。
嗯。就这样。



从青石台阶的山上走下来。

明明天气良好可还是感觉胸口闷闷的。

“大概是因为刚刚下过一场迎春的细雨吧。”还是在自欺欺人的骗自己。

“橘、橘先生。”从背后传来的细微脚步声变成急促的呼唤声。

是个女孩。

“请问您是怎么从全输出变成半肉最后又变成全肉,从只去下路变成会打野上单中单偷塔一刀定三人,四个人追都死不了,沉迷抓对面射手,就算一换一也要换掉的呐?”

“是这样的。那天他站在树下,笑着对我说。”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上空,是在回忆。

“我记得他好像是这么说的,‘做个交易,我只要一红,一血,塔,我开大有人陪我一起走,平a帮我挡伤害。有控制,又肉又有输出的。我做你的绑定搭档好了。嘛,大家都是下路搞搞事的嘛。嗯,不算多吧?'”

“真是的,有点幼稚不是吗?谁会这么幻想美好啊。”平时庄重的人却和平时不太一样,开始小家性子的抱怨起来。

“可是您不是还是做成这个样子了吗?啊,她真幸福,竟然能被橘大人这么温柔的对待。不是的!不是说您平时不够温柔!”那人好像怕是我误会了什么开始大声辩解,最后还是沉默。

“那个,我能问一下吗,不介意的话?”还是那个女孩打破了沉默的尴尬气氛。

“请说。”

“她在您的眼中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一点很美好吧。”少女不知为何开始幻想起来。脸上带着傻傻的笑。

“不,没有的事。”

“那,那您怎么……”这样的回答好像让少女有点惊讶。

“他只是一个莫名有干劲的傻瓜,喜欢旅行还到处招惹麻烦。嗯,这么说来,他的印象还算好。”是啊一个傻瓜笨蛋。自己有危险了都不知道的傻瓜。还理所当然的说着什么值了值了,陪我躺在地上大笑。

“小姐,在下也有个问题想问你。”好久没被问过问题了,一切还是他问过的话比较多。

“嗯?什么问题?”显然没有想到会被反问的少女显得奇怪。

“你是他叫来的吗?”将已经有答案的问题说出口。

“那个,那个我……”没想到被猜到了身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身前的人。

“好了好了,就当我是什么都没有问好吗?”看着回答不出的人只能无奈的妥协。

“告诉他,我马上就来了,不用刻意找我。”下定了什么主意的样子。

慢慢走远,感觉背后还是有人,是那个女孩,她没走。只能笑笑。

“你才笨呐,傻橘子!你为什么要走啊!不是已经认出我了吗。”可惜我那时已经走了,要不还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

天气在哭着笑。

大概都是我想着的故事吧。

——来自四月四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5)